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周易智慧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九子七姓的人生

2015-2-8 14: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7| 评论: 0|原作者: 张盛舒

          我会研究命理乃至紫微,和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我父亲是个「老芋仔」,他前半生命很好,是湖南老家的大少爷。后半生猪羊变色,来到台湾不止是个穷军人而已,为了躲避国民党的白色恐怖,逃到彰化浊水溪边的小村庄-溪洲乡,沦落到以卖豆腐为生,生活困苦。从我懂事开始,他最常说的话,就是不断交待我,如果他被抓了,我要记得湖南老家里还有谁谁谁,我要怎么自己活下去等等,到最后再长长的叹口气道:「如果不是生了你,我早就不想活了。」导致我的幼小心灵永远是沉甸甸的,是不是我克了我爸?又总是活在恐惧里,随时随地都怕父亲不见了。
          我妈妈则是个文盲,在乡下土生土长。父亲在湖南生有一儿一女,这两个孩子,我妈妈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原本有六个小孩,丈夫死后,因为家里太穷,三个小的都送人。她和我父亲再婚后,两人都在年近半百时生下我。妈妈在台湾总共七个小孩5个姓;在大陆的哥哥姐姐,相隔了四十年,到我三十二岁后才找到,也都改了姓。所以我家有9个兄弟姐妹,却有7个姓,号称「九子七姓」,这是时代的悲剧。
九子七姓的人生

         从小,我心里就已经复杂的要命,我以为我是独子,但是会突然出现一个人号称是我的哥哥或姐姐。我还清楚记得,排行第五的哥哥,在我13岁那年突然出现,因为他已经找了我妈妈很多年了,那天也是我三哥结婚的日子,在礼堂里母子相拥痛哭,大喜与大悲同时出现,一般人很难碰得到吧!
有的种田,有的做工,有的送人,也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离我很远,让我感觉全世界都很奇怪,没有一个东西是正常的,所以我很早熟,想太多不该想的事,就更封闭了自己。
         而我那一辈子从没笑过的可怜母亲,辛苦一辈子,在我15岁的时候中风,在床上躺了8年才离开人世,让我以为又是我克的!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陷在自以为是的「克父克母」的自责里,无法自拔。
        父亲打工维生,收入菲薄,非常穷苦,又要照顾久病的母亲,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半工半读,一直觉得很自卑,别人都瞧我不起,本来就内向的我,于是更沉默,更自闭。
         我是谁?为什么命这么苦?
        会这么年轻就开始研究命运,其实只不过是想找出一个「安身立命」的依赖而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九重居周易智慧馆|官方商城|免费预测|九重居周易智慧社区 ( 京ICP备12052023号-1  

GMT+8, 2020-9-29 00:21 , Processed in 0.05909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