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周易智慧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在列车上遇见的姑娘

2015-2-8 15: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6| 评论: 0|原作者: 壹心理


壹心理导读:双目失明的先生在列车上偶遇一位声音很好听的姑娘,他努力与她聊天又尽力避免被她发现缺陷。这是个不只看一遍的故事。 —— www.xinli001.com 


 

" data-mce-src="http://admin.xinli001.com/media/kindeditor-4.0.5/themes/common/blank.gif"> 

>>>侧耳倾听

 


我独自坐了一个座位间,直到列车到达罗哈那才上来一位姑娘。为这姑娘送行的夫妇可能是她的父母亲,他们似乎对姑娘这趟旅行放不下心。那位太太向她作了详细的交代,东西该放在什么地方,不要把头伸出窗外,避免同陌生人交谈,等等。


我是个盲人,所以不知道姑娘长得如何,但从她脚后跟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音,我知道她穿了双拖鞋。她说话的声音是多么清脆甜润。


“你是到台拉登去吗?”火车出站时我问她。


我想必是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因为我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她低低地惊叫了一声,说道:“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是啊,这是常事,眼明目亮的人往往连鼻子底下的事物也看不到,也许他们要看的东西太多了,而那些双目失明的人,反倒能确切地感知周围的事物。


“我开始也没看见你,”我说,“不过我听到你进来了。”我不知道能否不让她发觉我是个盲人,我想,只要我坐在这个地方不动,她大概是不容易发现庐山真面目的。


“我到萨哈兰普尔下车。”姑娘说,“我的姨妈在那里接我。你到哪儿去?”


“先到台拉登,然后再去穆索里。”我说。


“啊,你真幸运!要是我能去穆索里该多好啊!我喜欢那里的山,特别是在十月份。”


“不错,那是黄金季节。”说明,我脑海里回想起眼睛没瞎时所见到的情景:漫山遍野的大丽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更加绚丽多彩。到了夜晚,坐在篝火旁,喝上一点白兰地,这个时候,大多数游客离去,路上静悄悄的,就像到了一个阒无人烟的地方。


她默然无语,是我的话打动了她,还是她把我当作一个风流倜傥的滑头?接着,我犯了个错误。“外面天气怎么样?”我问。她对这个问题似乎毫不奇怪。难道她已经发觉我是个盲人了?不过,她接下来的一句话马上使我疑团顿释,“你干吗不自己看看窗外?”听上去她安之若素。


我沿着座位毫不费力地挪到车窗边。窗子是开着的,我脸朝着窗外,假装欣赏起外面的景色来。我的脑子里能够想象出路边的电线杆飞速向后闪去的情形。“你注意到没有?”我冒险地说,“好像我们的车没有动,是外面的树在动。”


“这是常有的现象。”她说。


我把脸从窗口转过来,朝着姑娘,有那么一会儿,我们都默默无语。“你的脸真有趣。”我变得越发大胆了,然而,这种评论是不会错的,因为很少有姑娘不喜欢奉承。


她舒心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宛若一串银铃声,“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她说,“谁都说我的脸漂亮,我都听腻了!”


啊,这么说来,她确实长得漂亮!于是我一本正经地大声道:“是啊,有趣的脸同样可以是漂亮的呀!”


“你真会说话。”她说,“不过,你干吗那么认真?”


“马上你就要下车了。”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谢天谢地,总算路程不远,要叫我在这里再坐二三个小时,我就受不住了。”


然而,我却乐意照这样一直坐下去,只要我能听见她说话。她的声音就像山间淙淙的溪流。她也许一下车就会忘记我们这次短暂的相遇,然而对于我来说,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我会一直想着这事,甚至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也难忘怀。


汽笛一声长鸣,车轮的节奏慢了下来。姑娘站起身,收拾起她的东西。我真想知道,她是挽着发髻,还是长发散披在肩上?或是留着短发?


火车慢慢地驶进站。车外,脚夫的吆喝声、小贩的叫卖声响成一片。车门附近传来一位妇女的尖嗓音,想必就是姑娘的姨妈来接她了。


“再见!”姑娘说。


她站在靠我很近的地方,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撩拨着我的心房,我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可是她已飘然离去,只留下一丝清香萦绕在她站过的地方。


门口有人相互撞了一下,只听见一个进门男人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接着,门“砰”地一声关上,把我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列车员嘴里一声哨响,车就开动了。


列车慢慢加快速度,飞滚的车轮唱起了一支歌。车厢在轻轻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摸到窗口,脸朝窗外坐了下来。外面分明是光天化日,可我的眼前却是一片漆黑!现在我有了一个新旅伴,也许又可以小施骗技了。


“对不起,我不像刚才下车的那位吸引人。”他搭讪着说。


“那姑娘挺有意思。”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她留着长发还是短发?”


“这我倒没注意。”他听上去有些迷惑不解,“不过她的眼睛我倒注意了,那双眼睛长得真美,可对她毫无用处——她完全是个瞎子,你注意到了吗?”


文/拉斯金·邦德(印度),郁葱译 (微信:壹心理,onexinli


>>>侧耳倾听 (主播: 秋华&冰夏&峰小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九重居周易智慧馆|官方商城|免费预测|九重居周易智慧社区 ( 京ICP备12052023号-1  

GMT+8, 2020-10-23 13:39 , Processed in 0.0573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