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周易智慧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塔罗与象形符号

2015-2-9 0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2| 评论: 0|原作者: 亮仔亮

塔罗与象形符号

塔罗占卜为我们今日所常用和熟知,不过在18世纪以前,塔罗占卜并没有史实证据所辅证,这至少可以推断,塔罗占卜在18世纪之前并不流行。
历史上首次真正提到塔罗占卜的是一位法国巴黎占卜师艾特拉(Etteilla)。艾特拉改变了当时流行于法国的塔罗小牌牌组的传统符号(方块、红心、黑桃、梅花)。不过他将那些关键牌意注入自己设计的塔罗牌这方面,实则涉及到一个庞大繁复的体系,即犹太卡巴拉。艾特拉专注于挖掘以往塔罗牌符号中的卡巴拉元素,并将之充分提取融入自己设计的塔罗牌,他将当时流行于法国的马赛系塔罗的面貌作出了重大改变,可以说他改变了塔罗牌的表现主题,并使之成为了一个新的体系,这个体系中还影射出一些埃及图像的主题符号。例如,他将塔罗的世界牌图改编成包含了埃及金字塔及女神伊西斯,而这符号就是埃及人对于自然法则的一种象征体现。艾特拉将塔罗大牌视作“主象形符号”,而将塔罗小牌视为“次象形符号”。

转载请注明以下信息,并以超级链接的形式注明出处及作者, 
亮's 塔罗时空:http://blog.sina.com.cn/jeaora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f9480102v3j9.html

塔罗与象形符号 之 埃及狂热症

与艾特拉同代人中对塔罗起到重要影响的还有两人,一位是古德•杰伯林(Court de Gebelin),另一位则是梅利特(Comte de Mellet)。他们两人把塔罗的工作重心放在了马赛塔罗上(TDM),他们认为,塔罗牌图中蕴含了埃及神话与犹太卡巴拉的思想。这些融合后的理论思想无疑来自某些秘密的传承。梅利特将大牌的结构分为三大时代,分别是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和铜铁时代。而事实上,这种对于时代的划分并非源自埃及,更多与印度、波斯、希腊、罗马有关。而梅利特同时也是首位将塔罗牌称为“透特之书(Book of Thoth)”的人;艾特拉也使用了相同的命名作为自己设计的塔罗牌的名称;杰伯林则假模假样地用埃及创世的故事将塔罗牌图的寓意解错误读了一番,并将塔罗牌的起源归到了埃及。其实这些都缘于当时人们对于埃及文化的狂热追捧,使得他们三人一见到晦涩不明的塔罗牌图像就自然而然地与埃及文化联系到一块。现代历史学家们将18世纪那会对埃及文化狂热追捧的现象称之为“埃及狂热症”,英文“Egyptomania”。

毫无疑问的是,杰伯林、梅利特、艾特拉三人对于塔罗牌所做的工作非常具有创造性,但太不严谨,想到哪里算哪里,没有经过严格的论证,在学术上经不起推敲。我们早就知道,纸牌并不是古埃及王朝时代的存在物、也不是中世纪欧洲卡巴拉出现时的存在物。但是,塔罗牌的埃及、卡巴拉解读则为众多人所推崇,并由此产生许许多多使用埃及文化、卡巴拉思想解读塔罗牌的书籍,并采用象形符号来使塔罗牌的寓意蒙上神秘、吸引人的色彩。现代也有许多塔罗学者都不同程度、不同方面地支持埃及与犹太神秘学对塔罗寓意的影响。只不过从古至今就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埃及祭司及犹太教拉比承认或声称自己是塔罗牌的发明人,只有一些盲目追捧埃及与卡巴拉起源的塔罗学者不惜一切代价地制造、鼓吹这些无视史实的塔罗起源论。他们这些言论一经受到塔罗学术界的一片声讨批评,一些塔罗历史学家如O’Neill在他的《Tarot Symbolism》、Place在他的《The Tarot: History Symbolism and Divination》等等,都不留余力地用历史证据驳斥了那些无稽的起源之说。
不过,随着塔罗源于意大利的这一历史证据的浮现,有一些塔罗学者对于塔罗起源的评判也稍微有些苛刻了,有些矫枉过正,他们贬斥当时塔罗中的一切除意大利元素之外的异国来源要素,尤其是1800年到1900年间塔罗神秘学活跃时期。尽管我本人也非常不喜欢18世纪神秘学家们对于塔罗牌的改装与吹嘘,但是即便是原始塔罗牌和马赛塔罗牌图中的埃及元素是无法被忽略的,它甚至是作为一种核心理论而存在,只不过当时的神秘学家缺少严谨的研究就去胡乱吹嘘,从而歪曲了埃及理论的解释方向。要如实解读,就比如暂时撇开一切学说,不能站在任何一门学说的立场去解释,这样势必会产生偏差,而必须从塔罗牌图与符号自身的细节去挖掘线索,并遵循这一线索去挖掘背后的寓意。这才是研究塔罗符号学与图意学应有的方法与态度。

塔罗牌不是由埃及人发明设计,不过可以肯定是,塔罗的发明者绝对是埃及文化的热爱者。杰伯林与他的同僚们对于塔罗的研究虽然涉及到了埃及的一面,但仅仅只停留于埃及王国的本身,这是他们错误发生的致命原因。塔罗内涵是一种融合后的产物,其所融合的东西应该是流行于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也就是塔罗出世的那段时间和地点的人们对于埃及古老文化的挖掘与融合,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如中世纪小亚细亚地区的哈兰。这些地方都是人们学习神秘学的中心地域,学习的内容包括埃及神秘主义思想,魔法、占星。在这里采用历史学的手段破解塔罗牌的秘密就是需要涉及三大时期的内容:
1. 中世纪公元1000年左右,哈兰的占星师,他们发明了四牌组的纸牌并采用神秘学符号作为纸牌子牌组的符号。
2. 1440年左右的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在四牌组的基础上加入第五个牌组,即大牌牌组,从而使塔罗牌成型。当时的大牌牌组图像融入了埃及化元素并融合了古典元素和一些基督教元素。
3. 1750年左右,法国神秘学家插手解释塔罗符号,他们仅仅选取了塔罗中的埃及元素并以此为基础一路走了下去,导致了塔罗符号内涵的“被剥削”。


塔罗与象形符号 之 象形符号的形式

在古老的埃及,象形符号的解读典籍多被留于享有特权的学者,除此之外,其余人即使想学也不被允许。一些后来的新柏拉图派哲学家们通过自己的想象来假设那些象形符号具有魔力,可以解释不同层面上的不同事态。在公元4世纪晚期,一些埃及祭司们仍旧掌握着象形符号的奥秘,不过他们对自己掌握的知识从不对外公布,随着后来罗马帝国的垮台,使得世间能够破译象形符号的人少之又少,差不多到了无人知晓的境地。
由于犹太基督教徒掌握了新柏拉图主义者所推崇的针对特定图像和符号作出多层次释义的方法,于是他们便埋头寻找自己教典中所隐含的多重含义。他们的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了中世纪。圣徒维克多在他对于圣经的解读中提出了一种四重系统的意义分级方式:字面意义、道德意义、精神寓意、神秘学意义。所以他认为,如果仅靠非常直接的字面意义解释,那将会丢失75%的深层意义。在这一观点的影响下,更多的基督教作者们也开始将这种一词多意或一句多意或一章多意的方式应用于自己的文字作品。在那时期,最著名的作者莫过于但丁和的著名作品《神曲》。这就是当时盛行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对于符号、文字、图像的象征隐喻式内涵的挖掘与解读。当然,古埃及无论从地域还是时代都离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相距太远,而且古埃及的宗教教义随着时代也几近废弃,流传出来的文字材料也非常匮乏,因此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既没有解释的参照物,又没有参照模仿埃及的这种视觉风格。他们取而代之的是设计一套自己所认知的带有隐藏意义的象形体系,这也是当时知识分子们所追崇的藏迷、解谜式文化。他们所设计的隐秘内涵,如果没有一位有见解的解译者,普通人是无法获知其中深藏的内含意义的,如此也可以有效地避免内涵信息被无关人士获知。这就是发生在塔罗牌身上的背景。在最开始的一段时期,无论是原型式的塔罗,还是带有寓意的艺术作品,尽管已经耳熟能详,但当时的人们在面对那些或复杂或简单的图案仍旧不得其解。这就让我们知道有些理论认为塔罗牌的含义是基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著作而设计的观点是错误的,比如著名的彼得拉克诗词《I trionfi》,因为如果塔罗含义真是按照当时广为人知的文字著作设计的话,那么当时的人们是不可能揣测不透塔罗内涵的,毕竟那些作品在当时的知名度甚大,影响范围甚广。


塔罗与象形符号 之 象形符号的内容

塔罗大牌并不是真正的透特之书的残留物,而是源自文艺复兴时代的那一类象形符号,其设计时带有一种出于对透特神的崇拜与尊敬,并有意无意地希望将这一发明归功于透特。由于透特本身扬名在外,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学者们自然也通过一些残留的古籍对透特有些了解。毕竟文艺复兴这个词语代表了复兴与重振,当时的人文主义者也终其一生地致力于对古老智慧的复星与重振。1423年,乔瓦尼•奥里斯帕和安布罗吉奥•特拉弗萨到访了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并发现了一份收藏了柏拉图文字作品的古老手稿,他们将其带回意大利。
在柏拉图手稿中的《斐德罗篇》里,柏拉图引用了苏格拉底对于透特身份的描述:在埃及的瑙克拉提的古代神祗中,有个以朱鹭为崇高的神明,叫修思(Theuth)。是他首先发现了数、算、几何地理、天文,另外还有各种游戏如棋类、骰子,当然他所发明的事物中,最为重要的便是文字。
这里的修斯自然就是透特神。古时,那些透特神的祭司们的确都将透特视作发明算术、符号、语言之神。而他的文字则被后来的人们称为“象形文字与象形符号”。

其实,塔罗的形式就是新柏拉图主义观念中的象形符号(具有多重层级的意义),而这种多层级意义也符合透特的发明:数字(算术、排列),几何(牌的结构与牌阵),天文(塔罗符号中的占星内涵),以及游戏(纸牌游戏)。
上述所有的知识都被一种叫作赫尔墨斯主义的神智学派(Hermetism)所囊括。赫尔墨斯主义是一种将古希腊哲学与古埃及神学融合后的产物。其中,古希腊哲学合并了柏拉图哲学、毕达哥拉斯学派以及斯多葛学派;而埃及的神学则包括了当时的一些仪式术法和宗教,这里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对于透特的崇拜与信仰。
以上,我们可以发现赫尔墨斯学派的理论基础其实不仅仅只有透特的内容,其本身是一种多种哲学经过融合后的产物。不过,信奉赫尔墨斯主义的人士们却将这些知识归结于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Hermes Trismegistus),Hermes Trismegistus是一个经过混合后的名字,是希腊-埃及名称的融合。赫尔墨斯(Hermes)是一位希腊神,在希腊文化大融合时期与埃及文化结合后这一名字就与透特(Thoth)划上了等号。至于Trismegistus这个词汇则是一个敬词,意为三倍伟大、十分伟大,是一个源自埃及的词汇。赫尔墨斯特利斯墨吉斯忒斯吸收了透特的各种智慧与知识,包括炼金术、占星术、数字学、魔法以及各种神秘主义理论。

说到这,可以肯定的是,塔罗的设计者显然参考甚至精通赫尔墨斯学派的相关理论,他们使用图像、数字、二元来展现一些神秘学系统如占星、灵数、及某些口述传承的教派,而每一种系统均有一套自身的完整的理论体系,并由此支持着所有的塔罗大牌,这也是用符号学、历史学的角度解释塔罗大牌时所要考虑内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九重居周易智慧馆|官方商城|免费预测|九重居周易智慧社区 ( 京ICP备12052023号-1  

GMT+8, 2018-11-16 13:08 , Processed in 0.05218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